您的位置 : 首页> 花谷仵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花谷仵作 已完结

花谷仵作

作者:陆呦呦 楚烬分类:言情

刚出正月,花谷落了一场大雪,四周白皑皑的山峰更衬着谷中鸟语花香,说来这花谷也是个异地,四周环山,四季如春,大片的竹林挡住了唯一的入口,这里俨然一处桃花源。     谷中房舍不多,只有个小院子,“吱呦”院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小姑娘,这丫头不过四五岁,扎着羊角辫,穿着薄棉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她看着谷口自言自语“娘亲怎么还不回来啊…”     离谷口的竹林不远有个天然的温泉,热腾腾的水汽中有个女子,正是这花谷的主人,陆呦呦。     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长发随意的束起,宽大的白袍随意的披着,露出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她手中一把白玉酒壶,半眯着眼,小酌一口,“嗯…不错不错…”似乎是有点喝醉了,她边喝边哼哼呀呀的唱起不成歌的调子,反正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哗啦啦。”旁边的竹林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     “嗯?”陆呦呦睁开迷蒙的双眼,盯着晃动的竹林,心想该不会是什么野兽?不应该啊。。花谷没有……     “砰!”没等她多想,竹林里竟扑出个男人来,直挺挺的朝着她倒过来!哗啦一声,两人都落进水里。     “呼…”陆呦呦慌忙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的白袍湿透,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再看那男人,居然直挺挺的飘了起来,仿佛死尸一般!     陆呦呦晃过去探了下鼻息,又把了把脉,看了眼男人的容貌,笑了笑,“长的倒还不错,死了可惜了……本姑娘就救你一救吧”     话毕,她把男人脱了个精光,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她竟然有些浮想联翩,肯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她晃了晃头,半拖半抱的把男人靠在温泉边上。     陆呦呦从温泉中爬出来,拧了拧衣服的水,朝着小院走去,片刻功夫,她带着yào箱子就回来了。     “能撞进来遇到我,大概就是你命不该绝吧。”     说完,打开yào箱,拿出针包,跳入温泉,开始专心施针,这男人中的dú很是古怪霸道,似乎刚中dú不久,但是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陆呦呦的手法极快极准,片刻功夫,男人身上就扎满了银针,她的额上也全是汗珠。     轻轻吐了口气,陆呦呦擦了擦汗,男人还是没醒,但是气息稳定,脉搏也有力了许多。     陆呦呦从yào箱中拿出一瓶丹yào,取了一颗,却怎么也打不开男人的嘴。     “嗯…真是没办法…看你的样子,本姑娘也不算吃亏!”说完把丹yào衔在口中,吻了上去。丹yào入口既化,陆呦呦刚想把舌头收回来,却被男人噙住!     许是施针解了dú,男人竟然有些醒了,迷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以嘴哺yào,本能的就噙住了她的小舌,温热甜美,忍不住想再仔细尝尝,揽住怀里纤细的腰肢,薄薄的衣衫下是滑腻柔嫩的肌肤……     “嗯…唔…”陆呦呦惊的就要推开他,她好心救他,他要干嘛?!好在男人并不是完全清醒,身体还很虚弱无力,陆呦呦挣开以后,男人又昏了过去。     “呼呼呼…”陆呦呦脸红红的喘了口气。抬手就想打这个登徒子几巴掌。     “本姑娘好心救你,你居然轻薄我!”陆呦呦瞪着月色下那张俊脸,高鼻深目,薄薄的唇。“哼!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气呼呼的收了针,爬上岸,开了个方子扔在男人的衣服上。想了想,又加了几个字“救你乃天意,若要报恩,勿寻勿扰勿再来”     满意的点点头,陆呦呦拎起yào箱转身回去,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薄雾的夜色里。展开

花谷仵作_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一刀两断                          御书房里,陆呦呦诊了脉,又看了看皇上的气色,提笔开方子,皇上也没说话,只是在打量她,总觉得……似乎有些眼熟……孙公公看主子不说话,自然也是不说话的。这屋里明明有人,却静的没有人一般。                “陆医女,朕的身体怎么样啊?”皇上打破了平静。                “皇上日理万机,还是要注意多休息。”陆呦呦也不抬头,一边写yào方一边说,“皇上是否经常感觉身体疲累,常常失眠,早上睡醒也没有舒爽之感,而且经常头疼?”                陆呦呦每说一句,皇上心里就一惊,自己这一年确实感觉身体疲惫,睡不着,太医给开的yào吃完倒是能睡着了,但是却仿佛晕了过去一般,早上都叫不醒,头疼更是家常便饭。                看皇上不说话,孙公公在身边轻声答道:“正是,陛下最近确实如陆医女所说这般。”                “陛下正值盛年,身体却如耄耋之年一般,如此不知道爱惜身体,多少补yào也是白费。”陆呦呦把yào方写完。                “放肆!你竟敢教训陛下!”孙公公怕陆呦呦惹怒皇上,忙出言制止。                陆呦呦淡淡的看着孙公公和皇上,也不怕,继续说道:“为人君者,连自己的身体都治理不好,又何谈治理天下。”                “你!黄口小儿!休得胡言乱语!”孙公公皱眉看陆呦呦,轻轻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再说了,这姑娘是不想活了,来寻死是怎么着?敢这么和皇上说话。                皇上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陆呦呦,敢这么和他说话的可真是不多,这姑娘,医术自不必说,眸清神正,气质清冷,一双眼波澜不惊,看自己的眼神不卑不亢,仿佛只是在看一个普通的病患。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会喜欢上面前的女子了。                “在你眼里,朕是个好皇帝么?”                陆呦呦没想到皇上会问她这个问题,孙公公也吓了一跳,皇上这是让陆医女评价他?完了完了……这是要杀她啊……                “我自小在花谷学医,并不知外面的世界如何。”陆呦呦想了想继续说:“从我出花谷那一天到现在,我看到的是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生病了有地方看病,有钱买yào,生活和乐,没有战乱,没有饥荒,皇上是个好皇上。”                “哦?就凭这些你就觉得朕是个好皇帝?”皇上显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                “对啊,好皇帝不就是要给天下人一个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天下么。”陆呦呦淡淡的说:“起码是大部分人吧……”                “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天下……”皇上反复想着这句话,抬头看向窗外,yīn沉的云渐渐散去,耀眼的阳光洒下来,心里竟是无比的舒爽。又想到自己对烬儿,对陆呦呦是否太过残忍了一些?                “人无完人,就算是圣人,也没办法做到让天下所有人都满意,陛下也不要太苛求自己,少cāo劳一些,对身体好。”陆呦呦说完,把写好的yào方递给孙公公,又嘱咐了几句。                皇上听陆呦呦最后说的这句话,有些怔愣,这是看破了自己对她和楚烬使的手段?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乾元宫里,楚烬陪着母后在花园里喝茶。                “哀家昨日见过陆姑娘了。”                “哦。”楚烬没什么表示,心里想着陆呦呦大概出宫了。                “烬儿你可知道母后当初为何主动请求皇上封你为王,驻守边关?”                “嗯?”突然换了个话题,楚烬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说:“孩儿不知。”                “呵……你倒是没有陆姑娘通透。”皇后笑了笑,“母后不想你费尽心思去争权夺利,只希望你平安喜乐的过一生,边关虽苦却自由自在,他日别的皇子登基,你手握重兵,也能自保。”                “……”楚烬眼神暗淡,“不能与喜欢的人厮守在一起,就算平安又何谈喜乐。”                “母后知道你对那陆姑娘用情颇深,她也确实值得你真心相待。”皇后叹了口气,“但是你是皇子,纵然你远离了权利的争斗,也逃不开你血yè里背负的责任。”                楚烬沉默不语,身为皇子,最大的责任就是为了皇权的稳定贡献一切……                皇后看他不说话,知道他已经明白了,也有些心疼自己的孩儿,抿了抿唇,开口道:“若你放不下她,等你父皇为你指婚之后,母后可以安排她做你的侧妃,给她一个名分。”                楚烬摇摇头,他自小就是这样,如果要,就只要自己最喜欢的那一个,旁的他看都不看,若是要不到最喜欢的,就干脆不要,绝对不会委曲求全。                陆呦呦和小汤圆回到望京府衙,皇上最后还是没有为难她,反而还赏赐了她一些金银,放她回来了。                把小汤圆安顿好,陆呦呦就去找刘大人。                “陆姑娘先去休息,我们晚点再验尸”                “大人可否先和我说说案情?”陆呦呦想让自己尽快投入到案子里,她怕自己想楚烬。刚刚送小汤圆回房,院子里静悄悄的,楚烬应该是回王府去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好。”刘文海见陆呦呦虽然面容平静,眼神中却有些伤怀,也是于心不忍,“这两日望京城里死了四名女子,每一个都是被人割去了脸皮,据说死者生前长相都是极美的。”                “专挑美人下手?”陆呦呦想了想,“大人,我还是想去看看尸体。”                “好吧,我随你一起去。”                两人到了验尸房,并排摆着四具尸体,都是身形动人的妙龄女子,陆呦呦走到第一具尸体前,掀开白布,露出一张血ròu模糊的脸,女子的整张脸皮都被割走了,刘文海不管看几遍都觉得心惊ròu跳,陆呦呦倒是很冷静,她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死者面部的切口,很整齐,而且刀法连贯,头发上有大量的血迹,陆呦呦皱眉,她又捏开死者的嘴巴,凑过去闻了闻,又仔细看了看口腔里。                刘文海有点看不下去了,“陆姑娘,老夫还有一些公文要处理,这里就麻烦陆姑娘了。”                “嗯……大人去忙吧。”陆呦呦从yào箱里拿出银刀,准备解剖。                刘文海赶紧退了出去。                验尸房里静悄悄的,陆呦呦专心验尸,只有对着尸体和病人的时候,她才能不去想楚烬,时间久了,大概就能忘了吧。                她查看了死者的心脏,胃,都没什么问题,把肺拿出来来的时候,她愣住了,肺上那一点莹绿,有些眼熟……                切下肺上沾着莹绿的那一块,放到瓶子里。仔细的把拿出来的五脏又放了回去,拿起银针,穿了线,将解剖的刀口缝合。陆呦呦叹了口气,天色渐暗,她点了验尸房的烛火,开始验看第二具尸体。                刘文海吩咐下人把小汤圆叫到他这里,一起吃晚饭。想来陆姑娘是要彻夜验尸,顾不上吃饭的事情了。小汤圆机灵可爱,一顿饭的功夫逗得刘文海哈哈大笑。                验尸房里的陆呦呦却越来越眉头紧锁,她盖好最后一位死者的白布,到院子里洗手,夜风拂过,院子里那颗香樟树沙沙作响,陆呦呦擦擦手,抬头看茂密的树冠,她刚刚觉得那上面好像有人在看自己。                树上,楚烬没料到陆呦呦会抬头,忙躲到茂密的叶子里,从缝隙中看着陆呦呦仰起的脸,月色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楚烬知道这几日她在宫里累坏了,今日回了望京府也没休息,验尸到现在,也没吃饭,有些心疼她,又有些气恼,她何时变的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陆呦呦眯着眼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低头叹了口气,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回到验尸房收拾了一下yào箱,再出来时,院子的石桌上放了一个食盒。                打开一看,都是自己平时爱吃的菜式,清炒虾球,清蒸鱼,芙蓉饼,还有一碗藕汤和一壶酒。陆呦呦坐在院子里默默的吃了起来。每个菜她都只吃了一半,留了一半,酒喝了半壶,吃完她站起来看了看旁边的香樟树,淡淡的说了一声:“再见。”说完,提着yào箱走了。                估摸着陆呦呦走远了,树上翻下来一个黑影,坐在刚刚陆呦呦坐过的地方,拿着她的筷子,把她留下的半份菜吃了,半壶酒一饮而尽,脸上是苦涩又温柔的笑……                第二天,陆呦呦搂着小汤圆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醒转,这几日她实在是太累了,睁开眼看外面天光大亮,把小汤圆叫起来,两人梳洗一番。                “娘亲我们今日做什么去啊?”                “嗯……娘亲一会要去找刘大人,还要去善堂坐诊,下午回来你帮娘亲一起验dú好不好?”                “嗯!”小汤圆点点头。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从三岁起就跟着陆呦呦学习医术。前三年都只是学习理论,看医书,最近陆呦呦开始让她诊脉,她诊完,陆呦呦再诊一遍,她开了方子,陆呦呦也要再看一遍,善堂里都叫她小医女呢!                “娘亲…楚叔叔呢?”                “……楚叔叔有别的事情要忙。”陆呦呦揉揉她的头,暗想,“昨夜应该是他吧…既然儿女情长在你眼里不过是一种玩乐,那我不也想再奉陪了,昨夜那壶酒喝完,就当是一刀两断了吧!”                望京府衙的偏厅,刘文海和秦墨都在等陆呦呦,希望她能在尸体上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刘大人,秦捕头,我来晚了。”陆呦呦一身藕粉衣裙,弱柳扶风。                “无妨,这几日陆姑娘在宫里定是累坏了,多休息休息,别累病了。”刘文海摆摆手,问道:“陆姑娘昨日验尸可有收获?”                “嗯。”陆呦呦点点头,“收获颇多,只是我还没什么头绪。”                “陆姑娘你快说说,我们一起分析分析。”秦墨有点等不及了,他很少遇到这么棘手的案子,尤其是皇上还限期破案,让人尤其头疼。                “我昨日验看那四具尸体,发现这四名女子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人割下了面皮。”陆呦呦说道:“如果是死后割皮,不会有那么多的血迹留在头发上。”                “活着的时候?”秦墨皱眉,“不可能啊!不说别人,只那花魁在烟翠楼遇害,那楼里即使是午夜也是人来人往。若是活生生被割下脸皮,怎么会一点声响也没有呢?”                陆呦呦摇摇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想这些姑娘是不是被迷晕了,就又查看了她们胃和肺。胃里没有迷、yào的残留,但是都留有一些没消化完的饭菜,应该是饭后没多久就遇害了。”                “没错,我之前去几个受害者家里都问过了,确实是吃过晚饭以后,就回了房,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丫鬟进去才发现遇害。”秦墨点点头。                “吃过晚饭以后?”陆呦呦皱眉                “陆姑娘有什么不对么?”刘文海问。                “不对……时间不对……”陆呦呦接着说:“从尸体的僵硬程度和尸斑上看,她们的死亡时间都应该是在前两日的子时左右……那时候距离晚饭已经有将近两个时辰了,正常来说胃里不应该还有那么多残留啊……”                “陆姑娘的意思是……她们是在子时遇害,遇害前还吃了饭?”秦墨摸摸下巴,“那些受害人家属没提过啊…如果是半夜去厨房,不可能不惊动别人,这些可都是未出阁的小姐,就算是烟翠楼的花魁,也是有专人伺候的,怎么可能子时吃了饭还没人知道呢?”                “陆姑娘还有别的发现么?”刘文海皱眉问道。                “有。”陆呦呦从怀里拿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一块红色的…ròu。                “这是……”                “是其中一个死者的肺,我切了一块下来。”陆呦呦拿着瓶子指给他们看,“大人,秦捕头你们看这里。”                刘文海和秦墨凝神看着陆呦呦指的那一块,在暗红色的ròu上,有一块莹绿。                “这是什么?”                “是dú。”陆呦呦说:“我之前在翡城还见过,也是在一个死者的肺里。不过那个死者是个男人,是被人用布捂死的,所以我当时以为这dú是凶手摸在了布上,让死者吸到肺里,目的是迅速致死。”                “但是你之前说这些姑娘都是活着的时候被割面的啊,难道是割面之后又被dú死?”秦墨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之前没有线索他头疼,现在陆呦呦说了这么多线索,他更头疼。                “秦捕头别急,你们再看这个。”陆呦呦又掏出一个玻璃瓶,依旧是暗红色的血ròu里一点莹绿。                “这也是肺?”                “不是,是脸。”                “……”秦墨干呕了一下,想起那些血ròu模糊的脸,胃里一阵恶心。                “脸上为什么会有和肺上一样的dú呢?”刘文海明白了陆呦呦的意思,捋了捋胡须沉吟道。                                           

花谷仵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花谷仵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花谷仵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