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引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引针 已完结

引针

作者:简言之分类:言情

“小乖,还没有好吗?时间快到了。” 尹江晴一边收拾客厅尹箴已经搬出来的一部分行李,一边催促着还在房间磨蹭的尹箴。 “知道了妈妈,马上就好了。”房间里面的尹箴,坐在床头依依不舍的抚摸着那些挤在一堆的玩偶们。 “再见了,小爱们,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乖一点啊,尤其是你单身狗,你不许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脱单啊,你这个可是我的。”展开

引针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欲念                        尹箴完全被这么大的尺度给震惊了。            不是禁欲系高冷么。            不是性冷淡禁忌么,为什么突然就变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色字头上一把刀的冲动,作死的撩人。            “小舅,小······舅······你放了我吧······”            尹箴企图用可怜加撒娇,唤醒单钺的人性。            谁成想,尹箴这句话说了以后,单钺居然用右手充满痞气的把扣子,又解开一颗,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嘘~宝贝儿乖点儿,别惹我生气。”            单钺单手优雅的扯下领带,将尹箴的双手绑在了床柱上,俯下身从脖颈开始,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吻逐渐向下流连。            胸前的那一对大奶子,在单钺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指间溢出的乳肉,刺激着男人的行为愈发狠厉。            一阵奇异的酥麻感伴随着刺痛感,演变成了饥渴难耐的欲望,让尹箴小穴吐出了一波波的淫水。            尹箴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于是整个人变得更加慌乱了。            因为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和单钺的第一次。            他现在根本就是把自己当做发泄对象,对自己一点都没有爱怜的情意。            “停下······下······单······单钺,我叫你放手!”            尹箴拼了命的想要挣脱手上的领带,但领带的绑法十分巧妙,虽然不是很紧不会勒伤手腕,自己却一分也松不开。            “呵,现在知道叫名字了,不是叫我小舅吗!”,感受到尹箴激烈的挣扎后,单钺手上更加大力揉捏尹箴的奶子,“不是想勾引我吗,嗯?”            末了好像还嫌不够过瘾似的,色情的加一句,“让小舅好好吃吃你的大奶子,免得你那么欲求不满。”            说罢,他就用嘴将乳头又吸又扯,两边都不放过。            听见尹箴的吸痛声时,又暧昧温柔的开始用舌头,在坚挺的乳头上打转画圈。            “故意不穿胸罩,让我看大奶子。”            “故意装睡,舔我手指。”            “故意看黄漫,勾我上你”            ······            “尹箴,你怎么就这么骚,嗯?”            每说一句话,单钺要么就狠狠的掐一把尹箴的翘臀,要不就是舔尹箴的奶子。            等说完以后,右手已经游离到了尹箴的小穴处。            尹箴脸上的羞赧和气愤,则是几乎快要将她压垮。            羞的是单钺这样,人前冷酷阴斯的男人,竟然在床上还是满嘴的骚话不断。            气愤和委屈的是,他这是算什么意思。            算惩罚?            还是说只是为了单纯的满足自己,免得自己一直像个不要脸发骚的女人一样,时刻勾引他!            很快在单钺故意的挑逗之下,尹箴双腿间的淫水更多了。            单钺看着面前从未被开苞过的花径,一条细缝掩埋在黑色的阴毛之中。            小穴的颜色,就像是春天第一朵开放的樱花色,粉嫩又邪恶,引人堕入深渊。            淫水的气味,在这一刻将情欲发挥到了极致,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甜腻湿黏的不行,醉人的厉害。            掌下暖玉细腻的皮肤,演绎着勾引啊,魅惑啊。            单钺虽然脸上还是一派平静,可心中的欲望和欢喜就是洪荒一样,快要将自己整个人给淹没。            要是尹箴这时候,没有委屈和耻辱的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单钺眼中的浓墨已经化开,欣喜和爱意根本就掩饰不住。            倾泄的铺满了自己身体的每一处,温柔缱绻的可以让人沉沦到万劫不复。            尹箴基本上已经放弃抵抗了。            不是说生活就像强奸,反抗不过就躺着享受,反正······一开始不就是自己先主动的。            想着是这样安慰自己,实际上尹箴却心里苦涩的要命。            单钺先是温柔的用手,轻抚撑开尹箴的小阴唇。            在明显的感受到身下女孩子一阵轻颤以后,就开始捻捏阴蒂,一下又一下,等又一股淫水涌出打湿了床单。            单钺试探性的朝小穴伸进一根手指,尹箴耻辱的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不愿意呻吟出声。            单钺一进去就感觉又湿又紧,里面的褶皱一层叠一层。            娇嫩的媚肉吸的非常紧,像是有意识般的收缩呼吸,千万张小嘴,牢牢的咬住单钺手指不放。            伸进第二根凉凉的手指时,淫水泄的更多了。            尹箴一想到自己曾经意淫过的手指,现在在操弄自己,忍的下嘴唇都快要咬破了。            单钺本想试着伸进去第三根,但尹箴的小穴实在是太紧太小了。            虽然自己从没玩过女人,可自小在黑道混的单钺知道,尹箴就是个极品名器的妖精。            适合专门用来被男人操。            只是单钺没想到,尹箴居然这样的敏感,只是用手探进去,水就这么多。            感觉小穴应该湿润的差不多了。            男人的手指开始激烈的进出,嘴上对着尹箴的大奶子又舔又吸,时不时肆意的捻捏阴蒂。            随着淫水越流越多,快感像是潮水般一阵阵不断涌来,巨大的快感夹带着酥酥麻麻的刺激后。            尹箴高潮了。            高潮过后的尹箴脸上带着潮红,单钺温柔的亲了亲她的眼睛,然后解开了领带。            等解开领带以后,本来想再安抚的吻吻尹箴的嘴唇。            他知道尹箴虽然看着胆子大,其实就是只装老虎的小奶猫,说到底还是个孩子,而且从未曾经历过人事。            “啪。”            尹箴在单钺解开领带的一瞬间,抬起手重重的扇了单钺一巴掌。            眼睛里刚才没有流出的眼泪,默默的掉了下来,无声的抗议和愤怒。            单钺被打得偏过头去,脸上的情欲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退,就意料之外的被尹箴甩了一巴掌,“什么意思?”            “还需要我说吗,你无耻,你人渣,你变态!”            尹箴打了单钺以后,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            然而被喜欢的人,被当做是泄欲的工具,被看轻,被当做随意和无所谓的对待。            尹箴真的很难过。            可以不喜欢自己,但是对于不珍爱自己的人,自己也不要······不要在喜欢了。            听见尹箴对自己的谴责,单钺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触碰让尹箴不喜欢,她在嫌弃自己碰她。            一想到这个原因,单钺脸色瞬间就冷下来了,带着一种诡异的笑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是气得很厉害。            “我无耻,我变态,那你刚才有本事就不要在变态手上高潮,就不要被人渣操得颤抖。”            “啪。”            又是一巴掌,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的尹箴,泪流满面,一丝不挂的奔下床离开了。            单钺从头到尾一丝动作都没有,没有伸手拦住尹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本来刚才的那两巴掌,他是完全可以截下来,但他没有。            甚至被尹箴打过以后,心里还有种自虐的快感。            半晌,单钺冷冷的看着自己还泛着水光的手指,想着刚才它们入侵了尹箴的身体。            单钺面无表情的缓缓舔了手指,牵起了嘴角,露出一抹疏离冷淡的笑。            孤独的影子被拉长,倒映在天花板上,像是只可怕又孤单的怪物。            单钺闭了眼再睁开时,又完全恢复到浓稠冷清的黑色,眼眸里没有一丝感情。            薄唇一掀,浅浅的吐出一句话,“没意思。”                        

引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引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引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