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燃烧的春天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燃烧的春天 已完结

燃烧的春天

作者:王老五 杨汇音分类:言情

王老五不叫王老五,世间千奇百怪的名字都有,可叫王老五的人恐怕没有,即使有,那拥有这个名字的人也决不是钻石的。因为王老五这个外号比他真名王健武更为人熟悉,首先有钱,而且是钻石级别的;其次未婚;最后就是正当壮年。一个三十八岁,没有结婚,还相当的有钱,不叫王老五都难,所以朋友们都几乎不记得他的真名了,只知道他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王老五,那些不熟悉他的人或半生半熟的人,还真以为他就叫王老五。时间长了,连他本人都认为自己就叫王老五,凡有人问:“先生,怎么称呼呀?”他随口就答:“王老五。”常常弄得别人很尴尬,以为问名字让人家不高兴了呢,可王老五不管这些,从不看别人脸色怎么样,只要自己自在就成。   朋友们给他介绍的对象都有好几打了,从摸样到职业,一个比一个好,他到是每个都见,也和那些个女人们很聊得来,吃饭喝茶聊天,他的幽默开朗大方把每个见面的女人都能迷住,可就是没结果,为这事,朋友们急得直跳脚,都说叫他王老五,是抬举了他,应该叫他二百五,他每次都笑嘻嘻的回答:“男人和女人结婚,就象是把一雌一雄两只老虎永远关在一个笼子里一样,迟早都得出事,不是公的把母的给吃了,就是母的把公的给整死,这是为什么呢?很简单,就因为相互没了选择交配的权利。”朋友们为他的回答哭笑不得,仔细想想,也有些道理,如果男女结婚真那么好的话,那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夫妻反目成仇的事实呢,结婚前是爱,结婚后在一起生活就不是爱了吗?于是,王老五没被别人说服,仍然过着他王老五的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王老五和哪个女人结婚的话,那他也不配叫王老五。   王老五没有正当职业,当今社会,没正当职业的,要么是很有钱的人,要么是很没钱的人,既然叫王老五,那他肯定是属于前者。没职业并不代表就不做事,做事也不一定要有职业,现在不是有很多自由职业者嘛,王老五就是个自由职业者,准确的说,他现在是个自由职业投资人,主要从事股票、期货和风险投资。他的第一桶金,也是他资本积累的时间,是在他大学毕业后十年内完成。九二年,王老五毕业于北方某知名医科大学,在同学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到医院或医疗机构上班,而王老五却投身于某合资医药企业,做了一名医药代表,被公司分派到西南某落后的城市做医药销售,凭着他聪明的头脑和开朗的性格,加上被利欲熏昏了头的医生们帮助,一年后,由于销售业绩的成百倍增长,被公司提拔为负责那个省的大区经理。他的管理才能和他的经济收入一样的增长,不到两年,王老五成为他们公司先富起来中的其中一员。在九五年,公司提升他当了江南分公司总经理,少年得志,但不张扬,王老五的名号由此产生,到两千零二年,在公司要提升他为总公司销售副总裁的时候,他却提交了辞呈,毅然离开商海,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无业游民,也没有想过要自己创办企业,放弃了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都市生活打算,独身来到岛城,开始过上半隐居的逍遥生活。展开

燃烧的春天_精彩章节试读:

      22 再见领班              司马文晴在服务台里考虑着要不要给王老五打个电话,约他见个面,把打火机还给他,这是为酒店好,属于公事,顾客遗失东西是常有的事,每次酒店都能及时找到失主,为酒店服务的提升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因为酒店规定服务人员上班时间不能接打手机,所以她来服务台打算用座机打。              其实,她想打这个电话,是想再见到王老五。不知道为什么,司马文晴从昨晚见过他一面后,心里总是有种说不明白的感觉,有的人即使天天见,也没什么希奇的,甚至都记不起相貌来,可有的人只要见过一面,就难以忘记,还迫不及待的想再见到第二面,王老五就是她想马上再见第二面的人,但她又怕见到他,因为见面后还了打火机,就没了要见他的理由,那根牵扯着她心灵的线也就断了。              最后司马文晴决定不打电话,把手里的电话放回座机上。只要这只打火机在,她就会心里想着这事,如果还给他,就没了念想,所以决定不打这个电话。              司马文晴从大堂服务台出来,突然楞住。              海星酒店里有航空公司的售票点,王老五在这里订过几次机票,和段向东分手后,因为离得近,所以就把车开这里来。              司马文晴看见王老五走进旋转门,心里刚刚才想着的人突然出现,还真没任何思想准备,所以楞在服务台出口,不知如何是好。见王老五朝大堂右边走去,象是没看见她似的,心里有些失落。              “王先生!”怕他忽然会消失,司马文晴心里一急,嘴巴就大声的喊出来,同时快步朝王老五走来:“王先生,请等一等。”              王老五听见后面有人喊,左右看看没人,才知道是叫自己,转过身来,司马文晴已经站在眼前:“是叫我吗?”王老五问。              司马文晴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什么事情吗?司马小姐。”王老五还记得她,漂亮女人的优势之一,就是容易让人记住她的相貌和名字,机会自然也就多过相貌平平的女人。              司马文晴想说还打火机,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她很得意自己的急中生智,说出这话后觉得轻松了好多,脸上的职业微笑很自然的表露出来。              “没什么需要,我是来订机票的。”王老五看着她的微笑,心里很舒服,这样的职业性微笑他到处可见,但司马文晴的笑与众不同,使他觉得自然而亲切,象是认识很久的那种亲切。              “那我领你过去吧,请!”司马文晴说着做个请的手势,朝航空公司售票处走去,心情完全和昨晚初次见王老五时是不一样的,昨晚是把王老五当顾客,此时却只想和王老五多说上几句话。              到售票处,司马文晴没进门,王老五说了声谢谢后一个人走进去。              可司马文晴并没马上走,等在门外,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在门外,只是独自在想:‘我和他说些什么好呢,请他喝杯咖啡,不行,这不是在国外,怎么能一个女人请男人喝咖啡的,那该怎么说好,总不能什么也不表示吧,以前我从没这样过呀,难道这次…’想到这里,她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              司马文晴是个很洒脱的女人,虽然没有固定的男友,但只要她看上的男人,不管那男人是结了婚还是没结婚,最终她都会让他们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她从没和那些男人认真过,玩完就完了,除了满足肉欲外,没有丝毫感情的投入。一向很自信的她,此时却手足无措。在国外的那几年,她和大多数国内去的留学生一样,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性对她来说,不象国内女人那样保守,她和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男人上过床,体味过不同男人的性魅力,甚至还玩过群交的刺激游戏。回国两个多月里,至今还没遇到见面就想和他上床的男人,这主要是工作太忙太累的缘故,但昨晚和她表妹谈完话后,在睡梦中却做了春梦,梦中和一个强壮赤裸的男人缠绵,自己正要达到最美境界的时候,那男人却离开她的身体,头都不回裸着身子无情的走了,急得她大喊‘回来!’,男人没叫回来自己却被喊醒,用手摸摸下面*,已是小泉流水般。这是司马文晴在出国后到现在第一次做春梦,这个春梦提醒了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和男人做嗳了!’这个梦也勾起了她埋藏在身体深处的渴望。今天一早,在开车上班路上,脑袋里忽然冒出王老五的影子,觉得他应该是个不错的性伴侣,于是决定要给他打个电话,电话没打成,她却见到了他。              “司马小姐,你还站在这呀?”王老五已经订好两张这个月三十号父母回老家的机票,而且是返回无期限的往返头等仓机票,他自己乘飞机一向是坐经济仓,而且尽量要买折扣低的,但给父母买,就一定要是头等仓,这也算是他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一点孝心之一。出来看见司马文晴,心想这个酒店的服务水准还真是高,来买机票都受到如此礼遇。              “啊!哦,我在等你。”司马文晴红着脸,一急就把心里话急出来,说完才知道自己有些失态,红着脸赶忙低下头。              “等我?为什么等我?”王老五是个精明而细心的男人,司马文晴窘迫的样子,他是看得出来的,也多少明白点她的心思,心里觉得这个女人是想男人想疯了,肯定是瞄上了自己。他不露声色的装做不知道。              “恩,是等你,我有话对你说。”司马文晴反应也很快,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也就没必要装矜持,干脆承认是自己在等他得了。              “很重要吗?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吧。”王老五给她面子,毕竟人家是女人,怎么好意思约自己坐呢,自己说出来总比她说出来要好些。而且为她的坦率大方感到吃惊。              “到我办公室吧,就在二楼。”司马文晴终于放松了紧张情绪。她虽然是个大堂领班,但她父亲仍然给她安排了间办公室,平时她根本不去,今天算是派上用场了,总不能在员工面前和一个男人坐着喝茶聊天吧。              “好啊。”王老五回答着和她向楼梯方向走:“你们酒店还真不错,给领班都准备办公室。”              “是啊,我们总经理是个好人嘛。”司马文晴边走边回答,心里却想笑。            

燃烧的春天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燃烧的春天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燃烧的春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