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老骥伏枥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老骥伏枥 已完结

老骥伏枥

作者:佚名分类:总裁

电工老张今年五十出头,最近一直想睡了雇主少妇陈冰。 陈冰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灵灵的媚眼性感至极。 这天,陈冰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衣,秀发披肩而下,白嫩酥肩尽露,S级魔鬼身材被睡衣遮掩。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丈夫李凯与邻居电工老张并肩坐在沙发客厅,展开

老骥伏枥_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十章            起初男技师工作,确实会容易冲动,但最后习以为常,只把女人的胸部当做平常玩意,想冲动都冲动不起来。      有好几个男技师都抱怨,工作久了,回家看老婆都没反应了,夫妻生活大大减少啊。      要不是因为赚钱多,真想不干了。      当然,叶琳还说了一点,老张不好意思开口。      所谓异性相吸,当男技师给女顾客按摩的时候,会促进双方产生荷尔蒙,等于给那些下奶慢的女人增加一点兴奋剂,促进她们分泌乳汁。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纯粹是为了找刺激呢。”      叶娇娇捂嘴大笑,花枝乱颤,老张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心情这么好。      “叶小姐,我觉得肿块好像少了点啊,您觉得舒服点了吗?”      老张岔开这个话题,之前叶琳可嘱咐了,万不能对女顾客有什么非分的举动。      “比他揉的舒服多了。”叶娇娇红唇轻启。      “那当然,我是专业的的。”      老张赶紧接了一句,他揉胸可是有讲究的,别的老男人可比不了。      叶娇娇噗嗤一下又笑了,“张师傅,你干这行,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啊?”      “不良反应?”老张不解。      “对啊,就是……”      叶娇娇没有继续说,而是将自己的小手滑到老张双腿之间。      “哎哟叶小姐,您这是干嘛。”      老张赶紧挺直了身子,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但心里美滋滋。      他就知道,叶娇娇穿的这么性感,骨子里肯定也是个小浪蹄子。      “看你吓得,一把年纪了,别装纯情。”      叶娇娇更来劲了,直接戳了戳老张的旗杆。      这哪是随便能挑逗的地方,瞬间就屹立起来。      幸亏是隔着裤子,叶娇娇只能看见大帐篷,看不见里面的巨蟒,不然肯定会吓一跳的。      “张师傅,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啊?”叶娇娇小手收了回去。      “叶小姐,您这算不算调戏男技师啊,这样可不好。”      老张一脸委屈,自己刚上班,就被女顾客调戏了。      他手上的力度加大了一点,叶娇娇吃痛地呼出声。      “哎哟,你报复我是吧?”      她虽然疼,但嘴角微微上扬,只是装作很生气的口吻。      “不好意思叶小姐,我刚才紧张了,弄疼你了,实在抱歉。”      老张又道歉,力度是轻了点,但频率不减。      他心想,自己一把年纪可不能被白白占便宜,一定要占回来。      叶琳是说不能用其他部位触碰顾客的胸部,但他只用手,也可以让顾客娇喘连连。      老张不再只停留于她的胸前,还轻轻滑到了她的两侧,像那天对叶琳一样,开始左右其手,一遍遍往中间聚拢。      波涛连连,一阵阵柔软的波动看的老张口干舌燥。      “你,你这是什么手法啊……”      叶娇娇都有点结巴了,脸色一阵潮红。      “哦,这是帮助你疏通乳腺管。”老张认真回答。      现在叶娇娇的肿块少了很多,手感甚妙,让老张摸得越来越有感觉了。      从胸部两侧滑过到中间,难免会碰上凸起的敏感部位。      一阵酥麻窜过全身,叶娇娇感觉身体越发无力,小腹隐隐发痒。      她不好意思地看向一边,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因为实在是羞耻,竟然被一个男技师摸得有了感觉。      关键是,这男技师一点也不帅,还很老。      但手法确实比她家那位好多了,那个老男人,每次只会上来啃咬,揉搓几下,一点快感都没有,还得配合他演出高潮。      到最后,只是帮助他解决了需求,可她的欲望越来越填不满。      越想越难受,她双腿微微弯起,紧紧并拢着。      叶娇娇没想到,她的小动作被老张尽收眼底。      “叶小姐,您怎么不说话了?是不舒服吗?”      老张换了个手法再次揉捏,嘴上还关怀地问。      “啊~没有,我只是有点累了。”      叶娇娇应声都像在娇吟,惹得老张身体也越来也火辣。      下面紧绷绷的,都快撑破了。      再忍忍啊小兄弟,在这千万不能爆发,不然自己的两万块钱可就没有了。      想想叶琳的话,老张稍微冷静了一点。      他想,自己等会一定要抽空去解决一下,不然真会憋死的。      “放松就好,累了你可以睡一会。”      老张卖力地套用着手心里的柔软,叶娇娇没有应声,这特么让人怎么睡啊。      两人都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欲望,老张尤甚。      他换了条腿支撑身体,结果被叶娇娇看到了裆下的庞然大物。      她倒吸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仔细瞧。      要是老张看不见还好,可他看叶娇娇的目光如此赤裸,更加兴奋了。      不光是直挺挺地站起来,还一点一点地,像在和叶娇娇打招呼。      “张师傅,你和老婆关系怎么样啊?”      叶娇娇清清嗓子,云淡风气地问。      “我光棍一个,没老婆。”老张笑笑。      “那一个人是不是很孤独啊?”      叶娇娇又问,小手几次想伸到老张的腿上,但都迟疑了,只好停留在空中。      这一幕看的老张想笑,但又不能笑。      “有时候,确实有点孤独。”      老张如实回答,比如晚上躺在被窝里,就觉得怀里缺点什么。      要是有个温香软玉躺在怀里,想摸就摸,想亲就亲,那真是太爽了。      他突然想到了美好的陈冰,也不知道她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我也一样,你看这房子大的,每天就我一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人气儿。”叶娇娇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你好歹还有个孩子嘛,我是真的光杆司令,没人愿意跟着我。”      老张自嘲一般地笑笑,曾几何时,他也像一手一个大胖小子抱着,每天“爸爸爸爸”地叫着他。      有几次梦见这种场景,他都能笑出声来。      叶娇娇看老张的眼神变得惺惺相惜,小手搭在他的大腿上。      那眼神仿佛在说,“他们都是可怜人”。      “那你会不会有寂寞难耐的时候?”她又问。      “寂寞难耐?叶小姐,这寂寞可有很多种,您说的是哪种啊?”老张又开始不正经了。      “就是~那件事呗。”叶娇娇有点害羞地问,“张师傅,你不会都不行了吧?”      她看老张岁数也不小了,跟他家那位差不多。      最近这两年,她家那位总是喊累,根本对她提不起兴趣来。      有的时候她强求来一次,也是草草结束,非常没有质量。      所以她就觉得,兴许是男人到这个岁数老了,身体就不好了。      “哪里!我可行呢!”      老张下意识维护自己的尊严,赶紧把身体挺直,庞然大物马上露了出来。      “噗嗤——”      叶娇娇笑了出声,她只是随口一说,这老张却像个小孩子一样,急于证明自己。      老张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不好意思啊叶小姐,在你面前丢人了。”      幸亏老张皮肤黝黑,看不出脸红。      倒是叶娇娇脸红了,她一边笑一边打量着他那儿,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没事啊,张师傅,我看你技术这么好,要不以后当我的专属按摩师吧。”      叶娇娇打起了其他主意,她看中的哪里是老张的技术,分明就是看中了……      “啊?专属按摩师?这我得跟叶总商量一下啊。”老张面露难色。      “怎么,你还怕我亏待了你?”叶娇娇挑眉反问,小手直接卡主了他的裤裆。      “哎叶……”      “别乱动,跟你说正事呢。”      叶娇娇打断老张的话,小手贪婪地抚来抚去,爱不释手。      她见过的男人也不少,每一个能像老张这么庞大,没想到快五十的人了,竟然还能如此坚硬。      这个宝贝要是不挖过来,太可惜了。            

老骥伏枥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老骥伏枥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老骥伏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