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爱欲魔女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爱欲魔女 已完结

爱欲魔女

作者:柳青萍 李向东分类:玄幻

躺在地上的女郎年青貌美,眉目如画,此刻却是气息奄奄,檀口张开,喘个不停,好像叫也叫不出来似的,她身上不挂寸缕,伏在娇躯上的壮汉,正在疯狂地抽插着,每一次把鸡巴抽出时,便带出了龌龊的秽渍,还夹杂着几点猩红,触目惊心。   女郎的童贞,是那个靠在窗旁休息的胡子毁掉的,破身时那种椎心裂骨的痛楚,现在还是记忆犹新,更苦的却是心里的伤痛,因为一生幸福,已经让这群野兽毁去了。   坐在胡子身畔的瘦子,也得到发泄了,胡子完事后,是他接踵而上的,尽管仍然是那么凶悍粗暴,却没有给女郎带来更多痛楚,因为她已经麻木了。   此刻这个壮汉,已是女郎的第三个男人了,他没有待女郎喘过气来,便趴了上来,疯狂地横冲直撞,大肆挞伐。展开

爱欲魔女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四章 柔骨艳女         李向东与天狐美姬抵达兖州,分头探听丁菱的行纵时,柳青萍也见到师父蒲云风的最后一面。        “师父……徒儿回来了!”柳青萍拜倒病榻之前,嚎啕大哭,好像要把满腔悲苦,尽情倾吐。        “……萍……萍儿……莫哭……!”蒲云风颤颤巍巍地抬起瘦骨嶙峋的手掌,指着床下说:“檀木……檀木盒……!”        柳青萍心念一动,赶忙在床下找来一个紫檀木盒,双手捧到蒲云风床前,泣叫道:“师父,是这个吗?”        “是……给……给妳……给本门……护法!”蒲云风气喘如牛地说。        “这是甚么?”床前一个高大汉子问道,他便是柳青萍的大师兄胡霸,是巴山派当今的第一高手,可惜鲁莽冲动,有勇无谋。        “……圣……圣……!”蒲云风已经是油尽灯枯,了结最后一件心事后,可不能支撑下去,艰难地说了几个字,便阖然长逝。        柳青萍当然哭得呼天抢地,七荤八素,其它人等却早有准备,立即发丧,安排丧事,也算井井有条,并且定于一月后下葬,让友好和武林人士能够赶来致祭,同时参加胡霸接任掌门的仪式。        蒲云风留下的紫檀木盒,仍然是藏着那方神秘的红色布帕,柳青萍和胡霸对布帕可不陌生,多年来,常常看见他取出布帕,喃喃自语,长嗟短叹,却拒谈布帕的来历,叫人莫测高深。        柳青萍只道师父留下布帕,以慰自己孺慕之情,于是珍重地藏起来,也不加深究。        胡霸初登掌门之位,很是忙碌,没空亲来探视,不能与他单独相对,柳青萍便无法燃起爱火,暂时无需为李向东交带的任务烦恼,倒也过了些清静的日子。        柳青萍并没有停练魔功,因为不练不行,只要一天不练,便会春心荡漾,有点控制不了自己。        然而好景不常,这一天,柳青萍突然发现修罗教的联络记号,依法找到了密信,竟然有人代传李向东令谕,责她故意拖延,知道巴山派还有李向东的卧底,不禁大惊,犹幸扪心自问,总算没有露出叛迹,心里略安,却也不得不设实执行了。        柳青萍要单独会晤胡霸自然不难,只是说了几句话,便发觉他的态度大改了。        “师妹,妳长得真漂亮……。”胡霸目露异色道:“我要娶妳为妻,永远与妳在一起。”        “师哥……!”柳青萍不禁大惊,想不到才运起魔功,胡霸便立即求婚了。        “答应我,没有妳,我也活不下去了!”胡霸大失常性地把柳青萍抱入怀里说。        “不……不要这样……!”柳青萍害怕地挣扎着叫,情急之下,也停止运功。        “对不起……。”胡霸身体一震,松开了手,道:“我……我真的很爱妳的。”        “师哥……我……我知道。”柳青萍定一定神,嗫嚅道:“现在居丧期间,我们带孝在身……。”        “噢……我忘记了。”胡霸好像清醒了一点,道:“那可要百日之后,才能办喜事了。”        “百日?”柳青萍芳心剧震,本想说该守孝三年的,却也知道李向东不会答应。        “是的,但是妳要答应,办完师父的丧事后,我们便立即成亲。”胡霸央求道。        “我……我答应便是。”柳青萍凄然道。        “好极了,我要把这件喜事告诉所有人!”胡霸欢喜若狂道,倒没有发觉柳青萍没有半点新娘子的喜悦和娇羞。        出乎李向东意料之外,踏遍兖州城,竟然没有丁菱的消息,由于没有她的元命心灯,也无法施法查探,大叹白行一趟时,美姬却给他带来一线曙光。        “还是没有丁菱的下落,可是红蝶在城里,或许会知道的。”美姬外出归来,解下幪脸丝帕道,因为狐耳碍眼,除非是变回原形,否则多以丝帕幪头,可是尾巴绕在腰间,穿上衣服后,身形也见臃肿。        “红蝶是谁?”李向东不解道。        “她是丁菱的师姊,两人合称柔骨双艳,出道不久,便犯下淫戒,又滥杀无辜,屡劝不改,差点给遂出门墙,最后还是被逼退出江湖,名为门里护法,实则负责守卫历代祖师在兖州的陵墓,丁菱接任掌门后,才解除禁令,但是没有奉命,仍然不淮离城,以免再生事端。”美姬解释道。        “甚么淫戒?”李向东好奇道,他出道不过一年,可不知道丁菱还有一个师姊。        “据说黑心浪子余立是她的姘头,红蝶绝迹江湖后,没多久余立也为丁菱捕杀了。”美姬解开裤子,抽出尾巴透气道。        “她会知道丁菱的下落吗?”李向东问道。        “会的,听说丁菱颇为尊重这个师姊,常常亲来探望,要是她来过兖州,红蝶会知道的。”美姬答道。        “走,我们去看看。”李向东点头道。        “婢子领路吧。”美姬收拾着尾巴说。        红蝶的居处在城北的一橦小楼,地方颇为幽静,李向东与美姬登上瓦面,往里边窥看。        楼里没有烛火,但是两人目能夜视,在月色的照耀下,更是亮如白昼,清楚看见一个女郎在床上海棠春睡。        那个女郎大约是廿多岁年纪,柳眉凤目,杏眼桃腮,脸上红粉飞飞,姣美冶艳,却是个美人儿。        女郎侧卧床上,腰间搭着绣被,香肩半裸,抹胸的带子缚在颈后,香艳诱人,随着藕臂在被下奇怪地蠕动,口里还依唔低叫,更是惹人遐思。        “她便是红蝶吗?”李向东传声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浪蹄子。”美姬鄙夷道。        红蝶的哼叫声音突然变得急促高亢,一转身,绣被掉下,只见她的下身光裸,俯伏床上,圆大的粉臀朝天高耸,粉腿紧紧夹在一起,玉手却藏在身下,起劲地动个不停,过不了多久,便长叹一声,软在床上急喘。        “屋里还有甚么人?”李向东问道。        “还有两个小婢。”美姬答道。        “宰了她们,手脚利落一点。”李向东冷酷地说。      

爱欲魔女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爱欲魔女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爱欲魔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