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四库小说!

小说首页 男生专区 女生专区

首页> 情为何物> 226

226

王颖莉 小雄 2020-02-14 19:54:14

       228.一床三美             第二天晚上,当大姐美娟走进洪春酒楼的包厢里时,顿时愣住了,“你……岚姨!”             “美娟!”             “岚姨,想死我了!”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两双眼睛四行泪水,让小雄和豆豆小绮的眼睛都有些潮湿。             好半天俩人才分开,熊雪岚向美娟引见自己的女儿,美娟拉着小绮的手说:“这么漂亮啊,岚姨,跟你年轻时候一样一样的!”             不顾别人美娟和岚姨唠起这么多年的离别之事,小雄跟豆豆和小绮说:“别管她们,咱吃咱的!”             吃完饭后,美娟非拉着岚姨母女俩到家里去,俩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完没了的聊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小绮渐渐的困了,小雄跟小棉说:“你去把二姐的客房收拾一下,带小绮去睡觉吧!”             小棉答应着去收拾房间,一会儿功夫就好了,拉着小绮的手送她进去睡觉。             豆豆直给小雄使眼神,小雄岂能不明白,站起来说:“岚姨,你和我姐聊吧!我公司明天还有事,我先睡去了啊!”             “去吧!去吧!”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小雄去开了门,看到门外站这向玫向沁姐妹花,“快进来!”             姐妹进来后,小雄给俩人介绍了岚姨,互相打了招呼,就把姐妹俩领上了楼,岚姨奇异的看着他们的背影,美娟笑着说:“你别见怪啊!这俩女孩是公司职员,也是小雄的女朋友!”             “什么?俩?”             “是的!”             小雄先进了卫生间洗澡,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他的卧室里漆黑一片,床上一张大被隆起,他笑着说:“都多大了还和我玩藏猫猫啊?”             揭开被脚“哧溜”一下钻进去,赤裸的手臂接触到一片凉腻的肌肤,被内响起一声惊叫,臂上的触感消失,然后立刻听到“悉索悉索”的织物磨擦声和“咭咭”的笑声,闷在被子里面声音有些变形,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在笑。             掀被时微弱的光亮一闪即逝,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更让人心痒难搔,下一刻会摸到谁,下一刻会遇到什么完全不知道,全凭自己想象。比起贝齿红唇,粉|乳|玉臀那种直接视觉享受,完全的黑暗另有一番风情。             而且丧失了视觉,其它的感觉却倍加敏感起来。被内是暗香浮动,阿玫的粉腻脂香,阿沁的如兰体气,豆豆的淡淡酒味,无不时刻刺激着小雄的中枢神经。被内空气不流通,本来若有若无的嗳液气味儿也清晰可辨。             床上空间能有多大?探手前伸,小雄很轻易就摸到一条丰腴柔滑的小腿,玉腿的主人一动,又想躲开小雄的侵袭。但这次小雄可不会再错过了,右手闪电般一翻,纤细的脚踝被小雄牢牢抓在手中。“             “阿玫,第一个是你吗?少妇的肌肤就是不一样啊,滑滑腻腻的,还想跑吗?乖乖的给我过来吧。叫声老公吧!”小雄凑上前去张口含住那只正左右挣扎却徒劳无功的小脚儿,修剪整齐的指甲轻刮小雄的舌尖,细滑甜美的脚趾让小雄爱不释口,这是全世界最可口的美味呀。             “唔……唔……”有些沉闷却仍不失甜美的呻吟随着小雄的动作进入耳中,敏感体质的阿玫几乎全身都是性感带,无论是轻吮纤柔玉趾还是舔舐趾间嫩肉都是她无法承受的,而小雄恶作剧的轻啮更是让她全身抖颤:“啊……啊……少爷……,老公,好老公……饶……饶了我,姐姐好痒……好痒啊……”             饶了她?小雄会吗?听到阿玫哀求的小雄反而变本加厉地对她进行着侵犯,这回不光用嘴,连手都用上了。右手固定住宝贝儿不断挣扎试图逃避的小脚丫儿,左手顺着光滑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小腿轻抚上去,感受那可爱颤栗的同时,小雄的手掌也感受到了无数细小疙瘩的浮起。             依依不舍地放弃了玲珑秀美的玉足,小雄顺着阿玫美腿的内侧一直向上舔去,湿润的舌头留下了长长一道水痕。从这里到那水源丰沛的美丽溪谷,一路都是坦荡通途,因为小雄的左手已经确认过一遍了,阿玫早已是身无寸缕。             不费多少气力小雄就找到水源尽头的珍珠,却发现等在那儿的是阿玫的手指,没想到宝贝儿已忍不住,自己在弄弦了。小雄心中好笑,推开她软弱无力的手指,毫不客气地将汁水淋漓的珍珠一口噙住,舌尖也第一时间开始亲切的问候,吮吸舔咬,挑拨转顶,小雄用上了所有的舌技,誓要让这个身心百分之一百属于小雄的女人在最快的时间里达到巅峰。             “啊……不要,快……快点停下来……少爷,老公,我……快停啊……嗯……”阿玫的身体绞股糖般扭动,修长的美腿努力想合拢到一起以抵御小雄的进攻,却总是被小雄无情地分开。刚才和阿沁豆豆在被窝里拉拉扯扯已是让她情动不已,再被小雄就样挑逗,蜜壶处早已决堤,小雄已经吞咽了好几口嗳液滛水,可口中香甜的汁液还是源源不断地涌来。             看来宝贝儿快受不了了,小雄正得意,耳珠上突然一热,然后就是微微刺痛,脊背处两团充满弹性的火热直贴上来,腰肋随即被一对玉臂环抱。             这是阿沁吧?脑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耳朵就被咬着向后扯了一下,含糊不清的沙哑嗓音在耳畔响起:“老公,你可不能偏心,我……我也要!”             阿沁终于也耐不住春情,自己送上门来了,呵呵,哈哈!             “别急呀宝贝儿,等解决了你姐姐,我马上让你尝到做女人的最大快乐。”             反手摁上了阿沁丰挺的隆臀,小雄迫不及待地大力搓揉着那雪玉粉团,肥美滑嫩的臀肉在小雄五指间变幻着不同的形状,几下进退之际,指尖已沾上了滑腻的花蜜。             小雄幷不满足于此,还试探性地触及她一向严守的禁地――门户层叠的娇嫩菊花,食指在软腻的皱褶上轻按几下,忍不住呻吟出声的同时,背上的娇躯也越发滚烫起来。             一心两用,小雄手上不停,唇舌又转到阿玫丰厚滛美的蚌肉上去,身上身下声调不一的娇吟同时响起,特别是耳后的“嗯……嗯……”声,娇媚得像要滴出水来。             天籁回响,仙乐鸣奏,小雄仿佛置身于维也纳金色大厅,中国的《梁祝》交响乐萦绕耳边。不,不,《梁祝》虽是细腻优美,可是又怎比得上此时仙音的醉人心神,勾魂摄魄?             口舌之技如何暂且不论,手指的功夫可是在女人身上练出来的,在小雄发电报般的快节奏拨弄下,背上的玉人儿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小雄被咬住的耳轮早被放开,樱桃小口不甘地仍停留在小雄的颊侧,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股股热气随着呼吸窜入小雄耳窝中,打个转儿再游荡出去,酥痒的快感让小雄全身的毛孔都张开,心头更是马蚤痒得连头发都似乎要根根竖起。             柔软娇嫩的一对鸽|乳|在背上无规则地揉压,后腰椎处,湿漉漉毛茸茸的一团也不停地摩挲磨擦。鸡笆在这样的刺激下早已经坚硬得铁铸一般,被趴姿的身体压得隐隐生疼。最要命的是此时小雄口中含着阿玫的鲜美鲍片,又不能咬紧牙关来抵御如潮快感的侵攻,一时间矛盾之极的心情几乎要让小雄疯掉。             突然一只柔软的小手伸过来抓住了小雄的鸡笆,手的主人牵引着鸡笆向左面偏了偏,两条滑嫩的推从小雄身下穿过,接着小手就把鸡笆导进了一个紧密的小洞岤中。             小雄能感觉出来这个小洞岤是豆豆的小1B1,仰头呼喝一声,负着背上的女体,鸡笆不停的插入!插入!插入!被X欲彻底打败的理智已经消散得不知所踪,现在的小雄就是一只发情的雄兽,急切地寻找那温暖的根源之岤。             小雄C着豆豆的小1B1,舔舐阿玫的阴D,手在阿沁的1B1上揉搓。             捉迷藏的游戏已经玩儿够了,都已经确认了身份,黑暗的环境也失去了它的作用。小雄将被子一掀,让它整床滑到地上去。露出两腿大开无力合上的喘着气的阿玫、揉着小雄的奶头微微喘息的阿沁,还有身下正被小雄C着1B1的豆豆。房间里开了暖气,没有被子也不会有感冒的担忧。             “老公你好偏心啊!第一个摸到我的,却去C都东欧!”阿沁娇滴滴的撒娇。             “放心吧,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我要挨个的C!”             阿沁被摸的抗不了了,喘息着逃离了小雄的背,伸手把床头灯打开咯咯的笑着。             小雄看着现在找回了自信,也敢跟自己撒娇的阿玫忍不住又在阿玫的小1B1上舔了起来,“哎唷!不要了……啊……刚才都让你舔飞了……哦……讨厌……”             小雄把阿玫的下体抬高,娇艳的粉红媚肉和浅褐色的菊门毫纤毕现在眼前。             蚌口随着身体扭动开合,清澈的嗳液汩汩而出,把鲜红充血的蚌片和骊珠浸得晶莹透亮,几根耻毛也被浸湿,卷曲着沾在雪白的大腿根部,说不出的滛靡诱人。             美丽的菊岤此时紧紧地收缩在一起,浅褐色的褶皱绵密精美,衬上白玉般的肤色实乃绝品。             “啊……啊……不要看,少爷,别看呀,丑死了。你咋就愿意看人家的屁眼啊!”阿玫羞涩的双手蒙上了自己的脸。             小雄再次俯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阿玫那混和着些微腥马蚤味儿的鲜甜嗳液香气,把整个口鼻挤入浑然天成的凹陷中,舌尖在她的屁眼上舔舐起来。             这时身下的豆豆已经泄了两次身,喘息着说:“哥,我不行了!你C两个姐姐吧!”             小雄抬起了头抓住了阿沁的脚踝把她拽了过来,让她趴在了床上,伏在她的后背上,大鸡笆从她屁股缝间插进了她的1B1中。             “啊……啊……进来了……啊……啊……”             小雄抽锸着,荫部撞击着阿沁结实的屁股,屁股好有弹性,把小雄自然的向上弹起,这样小雄的抽C就轻松多了。             小雄的头上下移动,粗糙的舌头大面积地在阿玫鲜嫩肥美的肉蛤上拖滑,上下门齿轻衔着硬突的骊珠向上提起,又用舌尖把她整粒压到软软的媚肉中。             小雄沾着粘腻花蜜的中指已经有两个指节没入阿玫小巧精致的菊花蕊中,缓慢地反复做着顺逆时针运动,食指和无名指正试着将裸露在外面的可爱褶皱一一抹平,可总是无法做到。每次手指一离开,紧缩的括约肌就把那些浅褐色的花纹回复到之前的状态,虽然是在做无用功,小雄仍是乐此不疲。             “啊……唔……不要,不要啊……喔……”随着小雄三寸不烂之舌每一次扫动,阿玫就滛浪的吟叫一声,一声比一声高,虽看不见她的表情,可从她身体抖震的程度看来,这次的快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强烈,这已是让小雄弥足自傲的成就了。             “呵……呵……好老公,饶了……饶了我吧……豆豆、阿沁,你们……你们帮我求求情呀,啊……在弄下去……我的水就流光了……啊……”阿玫上气不接下气地讨着饶,却起到了反效果,小雄见她还有说话的力气,唇舌手指加快了速度,活动得更勤了。             “不……不行,老公,停呀!我……我又要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啊……”阿玫口中大叫,身体猛地绷成了弓形,蚌片向中间收紧,耻丘激烈地收缩蠕动着,她高嘲了。             一时间,房间里回荡着的阿玫和阿沁粗重的喘息声。             小雄笑这松开了阿玫,把阿沁翻过来,举起她的大腿放在自己腰际,双膝成跪姿,在蜜岤入口处浅浅进出几下算是热身,随即全力抽送起来。             阿沁的秘道早就泥泞不堪,鸡笆在蛤片间大弄大创却不受丝毫阻碍。有了足够的润滑,肉壁从四面紧紧包裹住荫茎,内里还隐隐有一股吸力,小雄的每一次冲击,竃头都像被一张暖融融的无齿小嘴咬了一下,舒畅快美难以言表             宝贝儿蜜岤口红嫩的媚肉被鸡笆顶进又带出,一张一合下,两人交接之处很快就涌出白色的细碎泡沫,衬得硬挺外突的赤红骊珠分外好看。             “啊……啊……好舒服,老公,你……你充满了我……”美人儿双眼微眯,一对美目罩上了一层朦胧的湿雾,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檀口略张,急促的喘息和呻吟不断从性感的口唇飞出,令人心驰神摇。             阿沁粉面嫣红,身体被小雄冲撞得一震一震的。已经留得齐肩的乌发披散在床单上,刀削样的雪白香肩紧紧耸向中间,更显主人的娇柔纤弱。美臀被小雄架空离开了床面让小腹折出一道可爱的肉痕,小香脐也挤成了一个小肉洼儿。             小雄冲豆豆一招手,豆豆立刻明白了,爬了过来用手指捏住阿沁的一个奶头玩弄起来。阿玫刚刚平息了呼吸,也过来,低头含住妹妹的另一个奶头舔舐。             小雄看到豆豆伏在阿沁儿胸前手指捻着|乳|头,雪臀正高高撅起,炫耀般地轻轻摆动。肥白滛美的臀肉看上去吹弹可破,胯间艳红的唇片呈马蹄形拱卫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区,四周黑绒绒的一团因为沾了不少嗳液,在灯光下闪着毫光,诱得小雄食指大动。             毫不客气地伸手过去,食指弯屈挤入了中间的肉缝,拇指和中指拈住两边的肉唇,轻轻上下搓捏起来。             “啊?”豆豆身子一震,转头给了小雄个甜笑:“偷袭人家,坏死了。”又专心致力于逗弄阿沁的小青豆儿去了。             “老公,我……我也要!”阿玫见状,竟也转过身来,高高撅起了美臀。             眼前二美臀部高翘,背对小雄而跪,洁白的四瓣臀片颤巍巍地摇曳,两只毛茸茸的肉蛤同时向他绽开蚌片,粘腻的涎液欲滴未滴,雪股玉臀,真个儿是美不胜收。             “真是上辈子修来的!”口中念叨,心迷神醉的小雄甚至忘了继续抽锸,直到阿沁双腿夹着小雄的腰不依撒娇才醒悟过来。             “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胯下美女情动如火,性致勃勃;面前一对玉人蚌唇肥美,花蜜丰沛,此时不下手再待何时?伸指分开大小荫唇,抠住阿玫的花径。这边在豆豆鲍片上肆虐的手也停止了外围活动,戟指如剑,直捣黄龙:“宝贝儿们,接招吧!”             “呵……”二女同时娇吟出声,不由自主的抖震让白净嫩滑的臀肉同时泛起了美丽的涟漪,两张湿淋淋的小嘴也婴儿吮奶般地咬着小雄的手指,媚肉蠕动着,挤压吮咂,努力把入侵者向外推去。             “我真是爱死你们了!”抠住二女花径的双手一借力,鸡笆又开始在阿沁的体腔内疯狂抽送起来。             “老公……好深……好深,你太……太……太……”一连叫了好几个“太”,阿沁也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唔,哥哥……那里……对……再……再用点儿劲……呃……”豆豆低头含住阿沁的|乳|珠,含糊不清地对小雄的手部动作做着指示。             “呵……呵……老公……别……别……别停下,姐姐好痒啊……”敏感体质的阿玫更是不堪,手足俱软,几乎要整个人瘫到阿沁身上去。             “知道老公的厉害了吧?”得三美夸赞,小雄更是亢奋,鸡笆用力耸挺几下,在阿沁的呼喊声中将她送上了高嘲。             “啊……啊……我……我……不行了,呜……”阿沁双眼紧闭,柳叶眉拧成了一团,秀丽的五官也都挤到了一起,玉肤红得像只蒸熟的螃蟹,溅上了不少水渍的小腹剧烈地抖动着,身体僵直了大概有十多秒,才松开抓着阿玫的手,像一摊泥般软软地舒展在床上。             腾出一只手撑着床,小雄把满是滛水和白沫,依然是杀气腾腾的鸡笆从阿沁体内抽出来。看着鸡笆脱出后的粉红洞口有生命般慢慢闭合也是奇观。             豆豆和阿玫因为小雄停下了手指,都转过头来,目光一停留在巨硕的鸡笆上就再移不开了,豆豆的眼神明显迷离沉醉,阿玫甚至下意识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下一个该谁啦?”不可一世地扫视着有些发楞的二女,小雄示威似的抖了抖鸡笆。紫红色的竃头几乎贴到了小腹上,一晃一晃亮闪闪地反射着床灯的光芒,颇具威慑力。             “阿玫,该你了!”小雄躺在床上,把头枕在阿沁的两腿之间,后脑枕在柔软的小腹上,后颈处恰好贴着那片湿漉漉的软腻。鸡笆一柱擎天傲然矗立。             不容辩驳的语气让阿玫无从抗拒,含羞带嗔地瞟了小雄一眼:“真霸道!”乖乖地起身,赤裸着跨蹲在小雄的腰腹上方,伸手扶住青筋浮凸的鸡笆,将红艳艳的肉缝凑过来,轻轻磨擦几下才缓缓坐下。             “唔……”阿玫闷哼出声时脸上却是一副飘飘欲仙的满足表情,鸡蛋大的竃头已被她下身的小嘴整个儿吞入。             看着二十几公分的鸡笆温柔地将大荫唇、小荫唇、荫道口的粉嫩媚肉撑开,一寸一寸慢慢没入的奇景,小雄情不自禁吹了一声口哨。             “呼……”吃力地将整根荫茎纳入体内,阿玫长出了一口气,有些乏力地将娇躯前倾,一对玉手撑在我的胸前:“这样……好吗?老公?”             “好,先不忙着动!”我笑吟吟地转向豆豆那边:“豆豆,你也过来!”不由分说地拉过了一头雾水的豆豆,半强迫地让她背对着阿玫坐在他的胸口,小嫩1B1恰好抵住小雄的嘴。             轻轻向上挺动两下腰部,示意阿玫可以开始了,就抱着豆豆的丰臀,舌头直向那美妙的深邃所在钻探进去,直取花芯。             “啊……啊……”豆豆以手捂嘴,全身颤抖:“哥!好深……你的舌头……进得好深!”             那边厢,阿玫也在缓缓将身体起落,用她的娇嫩花房套弄着粗大的鸡笆。跟了小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弄清了小雄的喜好,有节奏的起伏不时加上几下身体角度的倾斜,膣肉皱褶的肉壁不停地与小雄的竃头、龟棱、柱身作着亲密接触,还腾出一只手轻柔把玩着阴囊双丸中间的皱皮。             快感浪般袭来,要不是嘴被豆豆的肉蛤堵了个严实,小雄一定会忍不住叫出声来的。             投桃报李,自己的女人带给他天堂般的享受,他能唯一做的也只有带她们一同飞翔。手上加劲揉搓,十指深深地陷入雪白的臀肉中去。嘴上咂咂有声,更加卖力地吮吻,灵蛇样的舌头卷成筒形,死命向花径深处钻去,只把个豆豆搅得娇躯剧颤,语不成句:“啊……哥……舔到……哪里了?我……我整个人都……都酥了……”             受这里的气氛和情绪影响,后面的阿玫也禁不住呻吟起来,虽是被豆豆挡着看不到她那里的情形,想来也定是霞飞粉面、汗透香鬓的种种美态。             一想到这么多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儿都是自己胯下的禁脔,能同时占领她们的圣地禁区,同时让她们享受到性的欢娱,同时让她们娇啼轻吟,胸中满涨的成就感就无法抑制地膨胀,全身都充满着使不完的劲无处发泄,小雄只好奋力地一下一下抛动腰部,让快感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知道是第几百次刺入,阿玫终于捱不住,娇呼一声停住了动作,整个人软下来,向前靠在豆豆背上。豆豆正被小雄舌J得身子僵硬手足发冷,被她一撞也是支撑不住向前倒,趴到了小雄身后的阿沁身上,肥美的肉蛤一下脱开了小雄的口舌。             这一来小雄可不干了,本来点滴累积的快感已经快要让他喷发,可阿玫竟在这当口儿上败下阵来,无力再战,难受的感觉像是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不行,得自力更生,轻轻将瘫在胸前的阿玫扶到一边,翻身而起,不作任何预告,鸡笆直捣豆豆花径深处。             被火热的鸡笆充满,豆豆闷哼一声,竟抱着阿沁热吻起来。休息了半天却仍是迷迷糊糊的阿沁也反手回抱,二美肢体交缠,小香舌你来我往,吻得啧啧有声。             这下可乐坏了小雄,这种香艳场面怎能少得了他的凑趣?鸡笆不老老实实地抽送,干脆也玩起了花样,穿花蝴蝶般的上下翻飞,一会儿随着腰部作着圆周动作,大范围地刮摩着豆豆花道内的媚肉;一会儿转换角度,斜上斜下,偏左偏右,无所不至地蹂躏着阿沁蜜壶口的嫩芽;一会儿又全根拔出,甩鞭似的上下抖动,狠狠地鞭笞二女的蚌片和骊珠。毫不怜香惜玉,直让二女呼喊不止,哀哀求饶。             正在小雄欲焰狂燃,大惩滛威之时,电机般运转的腰部突然搭上了一对玉手,只觉一条滚烫滑腻的软物温柔但坚决地拨开他的臀股,在敏感的肛岤上轻轻拨弄几下。             这下可不得了,直接命中要害,本就强抑快感的小雄再也无法忍耐,打了个冷战,回身就把鸡笆插进伸着舌头的阿玫嘴里,鸡笆怒吼着发射,将J液一古脑儿喷注入阿玫的嘴巴里。             阿玫看着小雄把J液吞了下去……             “阿玫,你……你……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的?”过了一小会儿,刚缓过神的小雄问笑得花儿盛开一样的阿玫。             “嘻,你出差的时候,我和阿沁偷看了你计算机里的收藏!”她笑容愈加灿烂:“你的女人个顶个的厉害,我和妹妹若不多学点哪敢和他们平起平坐啊!”             “哦……哥……哦……我好满足啊……哦……”豆豆喘息着说。             “老公啊,把你的鸡笆给我吃两口呗!”阿沁把身上的豆豆推了下去,抬起身体说。             “过来吧!就赏你几口!”小雄笑着指着自己半硬半软的鸡笆说。             阿沁跪在小雄面前,将带这姐姐口水的鸡笆纳入樱桃小口中,我心中一暖,不禁探手抚摸着她为我留长的那一头秀发。             当晚,什么口茭、肛茭、|乳|交、足交……四人几乎试过了所有的姿势体位,一直到精疲力竭,再无力亲热时才停手。消耗了过多的精力,大家很快就都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到了几点,小雄被尿憋醒了,起来到卫生间撒尿,尿完了又感到口渴,就穿上了睡衣下了楼,到厨房冰箱里拿出一罐雪碧,边喝边走上了楼梯,刚上了两个台阶,就站住了,倚在楼梯扶手上想着什么。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走下了楼梯,走到小棉房门口停了一下,向前走到另一间客房,站在门口稍迟疑了几秒钟,伸手抓住了把手轻轻的一扭,门没有锁,轻轻推开。            

www.sieuthisachhay.com/siku/959619/6070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euthisachhay.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sieuthisachhay.com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200 8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关注窝家爱看书回复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