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恋酒迷花

    老陈是个黑车司机,他一心想着找机会睡了自己的常客,财经学院的校花安梦雅。 要说这安梦雅长得,那真是跟仙女一般,论长相、身材和气质,大明星刘亦菲也未必比得过她。 老陈听坐自己车的男学生说,安梦雅非常清纯,从来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女。

  • 老王的小卖部

    老王今年四十五岁,是个老光棍。几年前他在一家电子厂门口开了个小卖部,自己身边无伴,不过每天与来店里买东西的电子厂员工们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 荡漾2

    “怎么又停车十五分钟?到哪了这是……” “唉!又晚点了,还远着呢……” 依旧是上车的人多,下车的少,这时,一阵清香扑来。

编辑推荐

  • 最强小医神
    最强小医神

    李苏头一次在美容店见到韩琦的时候,思绪都乱了,韩琦仿佛下凡的仙女,美到让他心慌。 韩绮的身材更是火爆到不像话,仅仅是踩着高跟鞋走路,身前那两蓬迷人就随步伐而颠动,差点把李苏的魂儿都给颠飞了,走过去后,她那浑圆的挺翘还扭来扭去的…… 打那时起,李苏就有了抓住韩绮身前、从后面狠狠弄她的冲动。 李苏今年24岁,是一名留着长发的男性艺术生,今年刚刚毕业,在表婶的美容店内帮工。 因为他容貌长的清秀,身材也很苗条,连声音都很中性,所以许多人误将他认作女生。 表婶也是奇才,基于女顾客少有习惯让男人做脸的,干脆就在顾客面前默认了这事。

    作者:李苏 韩琦都市

  • 禁爱
    禁爱

    “真白啊!” 王建章满脸通红地背靠在墙上,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奋战的男女,听着隔壁传来的女人尖叫声,兴奋的浑身发烫。

    作者:森有白鹭都市

  • 母子温情
    母子温情

    在我十六岁那年。我那时还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父亲长期在国外,我和母亲二人在台北相依为命。 我母亲早年毕业于法国某艺术学院的舞蹈艺术专业,回到台湾做过芭蕾舞演员,曾经红极一时,成为许多杂志的封面女郎。后来与父亲结婚怀孕后便中止了舞台生涯。生下我以后,就担任一个舞蹈学校的教师,直至现在。 妈妈现在已经34岁了,但长得仍然十分水灵、美丽。前不久豪豩貌狸,蒹菮蓉菬发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那一天,我正在中学的球场打球,有个同学急匆匆地来告诉我说,有个女孩子在传达室找你。我问是谁。他说:“那女子年龄大约不到二十岁,非常漂亮,相貌长得极像你,可能是你的姐姐。” 我一想,断定是妈妈来了,便大笑不止,对同学说:“我哪里有姐姐呀,肯定是我的妈妈来了!” 我那个同学大吃一惊,争辩道:“不对不对,那女子最多二十岁呀!” 我说:“我妈妈有三十多岁了呀!只是长得年轻,你看不出来罢了。” 那确实是我妈妈。妈妈的容貌极其美丽,真可以说是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明目善睐,皓齿如贝,黛眉樱口,冰肌玉骨,意态妍丽,丰韵娉婷;那苗条的身材165高,三围正好是35、23、34。妈妈的性格活泼,为人热情纯真,虽然她已经三十四岁了,但看上去最多二十岁。 那年我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的身材像父亲那样健壮魁梧,而容貌却有几分老成,看上去不会少于二十岁。加之长得极像母亲,所以,我与妈妈走在街上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姐弟,甚至有人还断定我们是兄妹呢! 自十四岁起,我便对异性产生了兴趣,并且偷偷读了不少性知识方面的书和黄色书刊,甚至还经常去看小电影。所以,虽然我没有与女性接触过,但对性的知识却知道很多,我渴望着能有一天看看女人的裸体,看看女人的乳房和阴部是什么样的。 我每天都在留心观察女性,但我发现,就我所看到的女人中,没有哪一个的美貌与气质能胜过我的妈妈。 我从小就对母亲十分崇拜,可是从这时起,我渐渐把她当成了自己性幻想的对像。我也开始悄悄地欣赏母亲美丽清秀的面容、苗条丰腴的的身材和雪白细嫩的肌肤。我特别喜欢她那对会说话的、乌黑的、天生带有几分羞涩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尤其是当她兴奋时,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极其妩媚。我觉得,妈妈的一颦一笑都特别动人。我经常想象着妈妈衣服下面肉体的颜色、形状……真渴望有一天能看到妈妈的裸体。 但是,妈妈一向穿得很保守,除了夏天能看到她的修长的双腿和嫩藕般的两臂外,其他部位根本无法看到。而且,妈妈向来都非常端庄娴淑、高贵典雅,虽然很爱我,但从来没有与我随便嘻戏过。所以,我从来没有对妈妈产生过任何非份之想。 妈妈的朋友很多,经常要晚上出去应酬,参加一些朋

    作者:妈妈 志志言情

  • 护士儿媳
    护士儿媳

    “别,别脱我裤躺在草丛里的秦可儿红着脸,有点焦急地喊道。 虽然这里不算荒郊野岭,但也人烟稀少,所以朱大鹏顾不得什么,他不顾秦可儿的反对,就动手脱了她的裤子。

    作者:佚名都市

  • 林院芬芳
    林院芬芳

    “小林,你还疼吗?”杜芳婷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手脚缠着绷带的小林关切的问道。 小林笑了笑,刚准备摇头却忽然想到什么,便装出一脸痛楚的表情说:“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帮我揉揉吧。” “哪里疼啊?”杜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问。 “哪儿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亲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经一年多了。杜芳婷长相不错,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明明YB独家三十多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伤,完全是因为昨天他突发奇想吓唬杜芳婷,却被惊吓过度的杜芳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这样。不过还好,基本都是皮外伤。 “都是阿姨不好,让你伤成这个样子……你可千万别跟你爸说啊。” 杜芳婷一只纤纤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没有察觉到小林脸上的痛苦是装出来的。而小林则趁着杜芳婷给他按摩的机会,睁大眼睛盯着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衬衫下面鼓鼓囊囊,两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颤动,仿佛下一刻就会挤破衣服从里面跃然而出。看着看着,小林忽然发现杜芳婷胸前的衬衫有两点凸起,他恍然意识到杜芳婷衬衣底下什么都没穿。 小林已经十八岁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现在他盯着杜芳婷胸前那两坨饱满看了半天,下身逐渐就有了反应。 “除了胸口还哪里疼啊?”杜芳婷满脸担忧,根本没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作者:小林 杜芳婷言情

  • 极品乡村生活
    极品乡村生活

    三人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二狗看着走在前边的王美丽,心里暗自惊叹自己的女人身材真好,王美丽穿着昨天那件红色袄子,人显得很精神,就像一朵绽放的牡丹,显得极为艳丽,莲步轻易,翘臀一扭扭的,二狗不自觉地想起了今天早晨和王美丽大战的场面.....“啊!”,一声女人的尖叫在小树林里突兀地想起,二狗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调戏自己村里的女人。凤鸣村的女人很漂亮,遭人调戏也是常有的事,不久前,二狗还听说一姑娘被人打晕后,被人拉进树林糟蹋了.....二狗和王美丽对视了一眼,二狗沉声说道:“你和小杰在前面空地等我,我进树林看看”王美丽欲言又止,深深地二狗说道:“当家的,你小心一点,听说我们凤鸣村不太平”二狗一个人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个穿着粉红外套的女人慌张地朝二狗跑了过来。“救命啊,救命”,女人拼命地跑着喊着,这个女人大约二十三四岁,身材比王美丽丰满了不少,但并不显胖,给人一种丰腴的感觉,皮肤雪白无瑕,她满头大汗,面露焦急之色,看到前方的二

    作者:燃花乡村

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 超级麻醉师
    超级麻醉师

    “亲爱的,你就帮帮我嘛!” 刘兵捏着女友的嫩手。 “不行噢,不是说好,要等结婚的吗?” 范玲玲咬着唇角,有点不乐意。 今天晚上,他一直在软磨硬泡,希望能让女友满足他的愿望,但女友怎么都不愿意。 刘兵是一名农村出身,刚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居无定所,暂时住在女友范玲玲的家。 女友家庭条件优越,她小姨孙静怡是妈妈的好闺蜜,自离异后,跟她们住在一起。

    作者:佚名言情

  • 玉兰花开
    玉兰花开

    八月中午,阳光毒辣火热,一辆乡村大巴停在路边站台。 李小强背着包下车,擦了擦额头汗水。 “四年了,大学毕业回家,这老家还是啥都没变,一个鸟样。”

    作者:王慧都市

  • 引针
    引针

    “小乖,还没有好吗?时间快到了。” 尹江晴一边收拾客厅尹箴已经搬出来的一部分行李,一边催促着还在房间磨蹭的尹箴。 “知道了妈妈,马上就好了。”房间里面的尹箴,坐在床头依依不舍的抚摸着那些挤在一堆的玩偶们。 “再见了,小爱们,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乖一点啊,尤其是你单身狗,你不许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脱单啊,你这个可是我的。”

    作者:简言之言情

  • 穷游青藏
    穷游青藏

    老周是一位货车司机,因儿子瘫痪在床,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他,还奋战在青藏线。 见老周上了年纪,儿媳赵青担心公公出事,主动提出要随老周跟车。 “爸,你找个地方把车停一下,我想去……” 赵青话没说完,人已经羞涩地低下了头。 都已经憋半个小时了,两边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连棵小树都没有。 老周见儿媳的脸蛋红扑扑的,一阵窃喜,心想机会终于来了!

    作者:赵青 老周言情

  • 闷骚
    闷骚

    大部分时间是睡觉的时候,盖上被子,左手伸进睡衣里,习惯性摸右胸,大拇指和食指轻揉粉色的奶头,没几下奶头就硬了。后来一段时间,徐缓突然发现右胸比左胸大一点,她很慌,怕自己的胸得了乳腺增生,拿起手机搜索之后,摸了摸右胸好像没有结节,就意识到可能是经常摸右边,忽视了左边。此后,每当睡觉的时候徐缓就按摩左边,大拇指和食指不断轻拧旋转,摸着奶头慢慢睡着。

    作者:佚名校园

  • 出人头地
    出人头地

    “滚,让他滚出去!”一个女人的喊叫从帘子后面传出来,林峰满脸通红手里拿着棉棒和消炎药,看上去无比狼狈                    “我要去投诉,你们医院居然让男人到妇科来耍流氓!”叫声依然不依不饶,叫声的主人就像自己有多么高级、多么清白无暇                    但是林峰清楚知道她得的是淋病,看这个女人的衣着打扮和气质、八成就是个站街的小姐!             “走吧走吧~”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讥讽看着林峰,鄙夷的表情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到:“你能做什么,连个妇科的护士都做不了!回头我去找院长,我这里没法安排白吃饭的废物!”             林峰的手猛然攥紧,手里捏着的药瓶已经被他攥碎,尖锐的玻璃刺进他的手心,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一个小血洼                    “好啦小白,你去帮忙上一下药       ”嘲讽林峰的妇科主任随便找了个护士去上药,看也不看林峰一眼,转身就走                    旁边的几个小护士看着林峰,有人眼神里幸灾乐祸,也有人同情的看着他,但是谁也不敢多说话                    如果有人敢过来帮林峰,肯定会遭到妇科主任那个老毒妇的报复!要知道,妇科主任可是医院一位领导的老姘头,在妇产科说一不二的狠角色!             林峰丢下手里的药瓶和棉棒,忍着眼里的泪水低头出了门诊室,走进走廊尽头的一个空房

    作者:林峰 苏雪言情

热门书本

最新小说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5. 游戏竞技
  6. 历史军事

男生榜